这届公关不行,首先是因为这届山西老板不行



不吹不黑


文丨方浩


△中国互联网江湖的山西四大天王


这两天的朋友圈被两家公司刷了屏:海底捞和暴风影音。

 

海底捞一纸中规中矩的声明,既迎来了一片叫好声,也招致了一片骂声。不承认错误是错,承认错误也是错;高逼格地承认错误是错,很Low地承认错误也是错,怎么都是错。因为你确实错了。

 

暴风影音则是把一个适合在朋友圈当段子看的内容,发到了应用商店上。郭德纲在德云社讲什么段子都行,但在人民大会堂讲就是三俗的,甚至是违法的,吃瓜群众都看不下去。

 

除了事件本身,这两家公司被喷还与它们一直以来的过度营销有关。海底捞就不多说了,关于这家火锅店的营销书籍,就已经支撑起了中国各路商学院、创业营的半边天,什么煎饼果子肉夹馍,按套路来说都是海底捞的徒子徒孙。

 

暴风影音算不上互联网领域的海底捞,毕竟冯鑫不是雷军,但至少是沙县小吃。几年前暴风启动IPO,电梯里的分众广告一下子被「暴风是老二」霸屏了。那时快播还没倒,王欣还没进去;山西大哥还没出事,山西老乡贾布斯还没去国外就医,同为山西老乡的冯鑫居然自认暴风是视频行业老二,很多人都惊了。

 

后来山西老乡终于回国了。乐视做硬件,暴风也做硬件;乐视做体育,暴风也做体育;乐视搞分拆,暴风也搞分拆;贾跃亭抵押股权,冯鑫也抵押股权;贾跃亭唱《野子》,冯鑫也唱《野子》……在帝都广袤的土地上,东四环的乐视生态与北三环的暴风生态,交相辉映。

 

去年乐视如日中天的时候,乐视公关一度被认为是继阿里公关之后中国互联网崛起的一支新军,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乐视的新闻稿。去年10月份乐视在旧金山搞发布会,能请到的国内媒体基本都请到了,阿里上市都没去这么多记者。

 

但不到半年,乐视公关成了互联网圈被黑的最惨的一支新军,好像乐视走到今天完全是公关的失败,就好像历届百度公关一直在背锅一样。

 

公关本质上是术,战略才是道。BAT为什么会形成今天这种不同的发展格局,根本原始是各家的风水不一样。什么是风水?就是核心业务、就是战略方向。

 

PC时代腾讯搞社交强,这就奠定了它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做出微信的基础;阿里PC时代玩电商强,这就决定了它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做大做强电商的基础。移动互联网时代搜索的作用减弱了,所以百度公关的权重就加大了。微信啥时需要搞好媒体关系了?哪个媒体敢搞微信?带人民字样的不算。

 

某种程度上,老板就是带路党。你把公司带到什么样的发展轨道上,贵司在外界就是什么样子。东方红号火车头适合拉车皮,绿皮电动火车头适合上山下乡,和谐号适合京沪线,复兴号适合一带一路。和谐号、复兴号上的服务员跟空姐一样漂亮,乐视、百度的公关跟东方红号上的铲煤大叔一样苦逼。这都是火车司机决定的。

 

路带偏了,跟老板好坏没关系。认识很多乐视的朋友,抛开公司发展基本面不谈,他们都认为老贾是个好老板,没架子、重情义。不能认为人家公司一时没搞好,就黑人家带小姨子跑路了,这是两码事。不过他现任老婆确实挺漂亮的。

 

冯鑫也是,总是一副憨厚大叔的面貌示人,丝毫看不出年轻时卖过三株口服液的样子。但冯鑫错就错在跟着贾跃亭唱《野子》。你说贾跃亭都是中国二代乔布斯了,你还跟在他后面有样学样,你必须应该唱《Are you ok?》啊。

 

相对来讲,另一个山西老乡李彦宏同志的歌单就大气得多,《男儿当自强》、《三百六十五里路》,这是年到中年的海归精英的望穿秋水、洗尽铅华,不像贾跃亭、冯鑫口中的《野子》,一股小镇青年的烟煤味儿。

 

但厂长的歌声再美,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这些年,历届百度公关都不好干。从当年的MP3版权问题,到后来的莆田医院事件,再到最近跟友商的小学生题库涉黄图片,百度公关一直在擦屁股,都已经擦出手艺来了,但不好干就是不好干。

 

好在百度找到了新的方向:人工智能。这才是风水。Robin帅蜀黎就是搞这个出身的,早就应该干这个,之前多余搞什么O2O,和谐号老司机非要体验一下东方红号火车头,不被呛到才怪。

 

百度把人工智能搞好,将来首先把自己的公关部人工智能化,一定比现在单纯靠人工靠谱。然后再把公关部的兄弟们放到投资部。这些年百度投中的好项目没几个,反倒是一直和公关部打交道的友商都成了超级独角兽,比如美团、今日头条,说明公关部的兄弟们才最了解一线。人尽其才嘛。

 

贾跃亭那次从国外休假回来,成就了乐视的总爆发;巧合的是,暴风从拆VIE到登陆A股再到市值疯涨,也是源于冯鑫的一次闭关。百度这次在人工智能领域的All in,也与前两年厂长表面上做甩手掌柜有关,一看不靠谱,立马自己坐上无人驾驶汽车驶上五环。说明山西老板懂得反思,尽管有时是被动地反思。这一点另一个山西老乡陈年同志深有体会。

 

过去两年,陈年经常时不时地出来反思一下,惹得很多朋友圈评论人士很反感,说凡客都这样了还天天反思什么?其实我觉得陈年倒挺诚恳的。

 

首先陈年在凡客遇到这么大的麻烦之后,没有撂挑子。不要说投资人不让他撂,这个事儿归根到底还是陈年自己能决定的。至少他完全可以像冯鑫那样,找个有山有水的地方休息一年,读读《尤利西斯》或者《约翰·克里斯朵夫》,但文学中年陈年并没有。

 

其次陈年把之前凡客欠的钱都还清了,据说几十亿,这是传统晋商的范儿。但势比人强,凡客体再好,也得在风口之下认栽。你说韩寒照片旁边那密密麻麻的一大堆字就比「拍人更美」四个字更能直击人心?我不信。

 

凡客确实成就了不少公关营销人才,但到后来都说自己才是凡客体的操盘手,估计连陈年都搞不清楚了,就像他搞不清楚仓库里的拖把是谁入库的一样。

 

贾老板平时在美国,最近应该轻松了不少,有时间他应该拉个群,把山西老乡新的带头大哥孙宏斌介绍给大家,我觉得孙老板一定会通过冯鑫的好友请求的。


接招招人


接招,是由资深媒体人方浩创立的科技新媒体,旨在「深挖创业新贵,梳理行业趋势」。我们已经报道了近千家公司,其中95%的公司获得了新一轮投资;对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深度解读获得广泛传播。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jiezhaonews1



接招原创热文


《AT巨兽诞生记:掀桌、爆买、血洗赛道》


《他们关掉公司,全职炒房,赚的比创业多很多》


《朱啸虎VS王兴: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中国互联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姚劲波赢了江山,杨浩涌收了江湖》


《垂直电商的断层和张良伦的钻头》

 

《特稿丨谁的雄安?》 


《估值超50亿,几乎没有融过资,色魔张大妈凭什么IPO?》


《另一个社交战场》


《市值3000亿美金的腾讯,在2001年赶上了第一个风口……》 


《穿越最长的一条赛道》

 

《王兴式宿命》


《我为什么不看好共享充电宝》


《重新评价朱啸虎同志》


《张朝阳没有敌人》


《人民想念周鸿祎》



HTC衰败之路



抽烟 烫头 喝可乐

文丨霍超



中国的手机业像极中世纪的海盗船,逃不过女人上船便「厄运」的诅咒。

 

前有董小姐哭天喊地为格力手机造势却无人领情的局面,后有女将乔建担任联想中国移动总裁不到半年便让ZUK腰斩的事实。本以为其中最靠谱的HTC掌门人王雪红还能坚持一段时间,没想今天一起床就看见了雪姨向谷歌爸爸递上了卖身契的新闻。


9月21日,HTC官方宣布与谷歌达成协议,将原参与打造谷歌Pixel手机的HTC成员加入谷歌。就此次交易,HTC将收到11亿美元。此外,HTC也将其知识产权非专属授权予谷歌使用。

 

对于这次交易雪姨应该是欣慰的,毕竟HTC目前的市值仅为19亿美元,这次11亿美元的交易额对于HTC来说绝对是雪中的炭。但转念一想,5年前谷歌收购摩托罗拉还花了124亿美元,这次的11亿还不及摩托的一个零头。而那个时候也正巧HTC的巅峰时期,在一家咨询公司尼尔森的相关报告中,当时的HTC以21%的份额位居全球智能手机厂商第二名,仅次于市场份额为29%的苹果公司。

 

虽说HTC在交易后还嘴硬说此交易不影响自有品牌,已经在研发下一代旗舰款。但明眼人都知道,在这个变化莫测的消费市场里,已经没人愿意为HTC的情怀买单了。

 

 

 

最早知道HTC的名字是在2008年,那年谷歌正式发布了安卓系统,并且推出了第一款安卓手机HTC G1。在此之前,HTC在内地的品牌名为多普达,代言人是陈道明。当时央视正在热播他演的《康熙王朝》,记得还是小学生的我中途打开电视,突然插播到多普达的广告,我还心里一惊,康熙皇帝怎么还用上了手机,正剧的结尾原来是穿越剧。

 

那会康熙手里的多普达使用的多是WM(Windows Mobile)系统,最早的HTC这是一个ODM的代工厂,后来正是抱着微软这颗大树发了家。

 

2007除了iPhone外,还有一个辉煌时刻应该留给HTC。那年,微软发布了Windows Mobile 6.5,开始和iPhone一样支持电容屏技术,并且效仿iPhone的AppStore模式在WM内增加了「WindowsMarketplace」电子市场。HTC也在此时推出了轰动业界的HTC Touch HD2,HTC Touch HD2凭借强大的性能和超大的屏幕横扫当时的竞争对手,当然真正让极客铭记的是HD2之后对于之后所有系统的通吃。

 

△HTC Touch HD2


同样在那一年HTC加入了谷歌公司主导34家公司创立的「开放手机联盟」,也就是Android联盟。经过一年多的和谷歌的合作研发,HTC联合谷歌还有T-Mobile在2008年的9月24日发布了全球首款的Android手机HTC Dream,也叫T-Mobile G1,这正式标志着Android时代的来临。

 

在安卓爸爸的加持下,HTC在短短几年之内从G1出到了G23。据统计4年不到的时间,HTC发布了近50多款机型,涵盖高中低端。在那个智能机刚开始普及的乱世,HTC这套乱拳虽然抢占了市场占有率,把它的股价推到了巅峰,但复杂的产品线也为后来的失败埋下了隐患。

 

HTC早年得势还与其定制SENSE系统有着不小的关系。在安卓4.0之前,所有的原生系统不仅Bug和功能都不完善,而且傻、丑、糙的界面UI和操作逻辑也一直被用户诟病。

 

HTC是最早参与对原生安卓系统定制的厂商之一,一些3D的功能部件和过渡动画的加入,迅速赢得当时用户的欢心。

 


 

用「盛极必衰」这个词来形容HTC的2011再合适不过。那一年,HTC因为在美国与苹果的专利诉讼,其被美国实施进口禁令,HTC在欧美市场开始走下坡路。除了专利战争之外,HTC在欧洲也被赖以成名的运营商渠道抛弃。

 

像HTC这样的代工厂发家公司,利润全部掌握在高价卖出的硬件中。2010年后,中国厂商凭借着千元机杀进了欧洲市场,迅速赢得了当地运营商的厚爱,也让HTC的高价策略迅速失宠。

 

在欧美遇冷后,HTC也曾想到了被冷落的中国内地市场,殊不知这是以小米为首的互联网公司纷纷不计硬件成本的杀入进来,HTC在不觉中已经沦落成为炮灰。

 

并且如果说Sense系统是HTC 2008年的成名技的话,那在2011年MIUI、Flyme甚至乐蛙等一大票中国定制系统面前HTC也显得足够落后了。

 

被内地的初生牛犊打败后,老对手三星也不忘过来踩上两脚。

 

HTC和三星相比差在了供应链的研发。HTC早年以ODM的形式发家,本质上与富士康区别不大。缺少三星在内存、芯片、屏幕等基础硬件上的研发能力。

 

记得早些年HTC在G7上采用了三星AMOLED的智能手机,上市后因为艳丽的显示效果受到热捧。当三星看到自己的Galaxy的销量被HTC侵占时迅速以供货不足为由拒绝继续为HTC提供屏幕面板,宁愿赔付违约金也要让G7断货。之后批次G7的屏幕也改成了LCD屏幕,虽然HTC号称加入自己某项技术能够达到AMOLED屏幕的效果,名字也换成了SLCD,但谁也知道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多产品线押宝的策略也在那年开始不再奏效。当HTC多数工程师为了不断迭代的产品疲于奔命时,市场上却难有一款手机让消费者影响深刻。

 

2013年推出的ONE系列是HTC精简产品线后的产物,全金属的机身和精致的做工让极客欢呼,但后置400万像素的激进设计也让普通消费者后退。所以当时的局面是各大媒体以及测评网站对于HTC ONE给出了一致高分,但消费市场却反响平平,叫好不叫座。

 

除了以上种种原因外,HTC本身管理团度也后院失火。

 

2013年,HTC的首席工业设计师简志霖——也就是New One的作者,这个2001年就进入HTC,后来平步青云直至副总级别的核心人物竟然因为泄露商业机密罪被司法机构逮捕,这对HTC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内忧外患之下,雪姨的微笑不再,HTC的手机部门连年亏损,最后只能靠着为谷歌代工续命。

 

 

 

还记得当初HTC火爆时,人群中的你愿意费尽千辛万苦去买一台水货「野火」吗?那你一定不陌生,去年HTC M10发布后国行的预约量只有41台。

 

2017年,HTC还陆续推出过两台旗舰级,一台没在国内上市,另外一台也无人问津。

 

记得国内某著名测评人之前在自己的节目里毫不吝惜的赞美自己对HTC产品的热爱,后来呢?这两款旗舰甚至都没有再登上过他的节目。原因可能有两点,第一是HTC产品确实做烂了;第二是HTC由于产品烂没市场,所以没有为这家媒体充值了。

 

反正正反都是雪姨无法回避的痛。

 

2015年时,HTC转行搞了VR,又迎来一片叫好声。当人们纷纷猜测VR会不会成为HTC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时,没想到这股风浪还未起就草草落幕了,不禁让人惋惜。

 

其实HTC的失败并不让人意外,你看在这片江湖中,昔日巨头诺基亚都被人玩死了;更何况与HTC同期辉煌过的摩托罗拉、索尼、LG等国际品牌也都死走逃亡了。

 

不过摩托罗拉还有联想养着;索尼手机虽然不行了,但索尼影业和游戏机依然风头正劲;LG半死不活但好歹还有家电和液晶面板的生意赖以存活……

 

记得微博上有个账号叫做「今天索尼倒闭了吗」,这个账号之后每天还有无数索尼粉丝在下面留言「姨夫(索尼CEO平井一夫)的微笑,就用我的钱包来守护」,那雪姨的微笑谁来守护?

 


接招是由方浩及其小伙伴们一起创立的互联网商业新媒体。方浩拥有十年以上互联网创投媒体报道经验,先后供职于《创业家》、《创业邦》等多家媒体,并曾获得亚洲出版业协会「商业报道卓越奖」。接招专注于记录、梳理中国互联网江湖的真实商业逻辑。接招接招,见招拆招(此处可以呱唧呱唧)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jiezhaonews1 



接招原创热文


《AT巨兽诞生记:掀桌、爆买、血洗赛道》


《朱啸虎VS王兴: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中国互联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姚劲波赢了江山,杨浩涌收了江湖》


《垂直电商的断层和张良伦的钻头》

 

《知春路:没有巨头,只有创业者》


《穿越最长的一条赛道》

 

《王兴式宿命》


《我为什么不看好共享充电宝》


《重新评价朱啸虎同志》


《张朝阳没有敌人》


《福建人的流量生意》 


《人民想念周鸿祎》





重新评价朱啸虎同志



不吹不黑


文丨方浩



时间过得真快,到下个月,就是朱啸虎同志提出著名口号「90天解决共享单车战斗」的周年庆了。虽然后来朱啸虎同志把战斗周期从90天调成了一年,但如您所见,战斗并没有结束,反倒是ofo创始人戴威同志大有退居二线的趋势。幸好还有滴滴,简直就是新时代的苏俄。

 

嘴大活儿好,是业内对朱啸虎同志的一致评价。当年投完拉手,天天在微博上撕美团、怼窝窝。后来拉手失败了,又接连投出滴滴、映客、ofo等明星项目,不服不行。但依然没有改变嘴大的毛病,即使Pony马,该怼还是要怼。有人觉得朱啸虎同志牛逼,有人觉得朱啸虎同志能吹牛逼。这是他的争议点。

 

其实线下的朱啸虎话不多。他去参加创业大赛,主要目的是午休,等睡醒了,就有年轻人主动过来换名片,运气好,就能碰上个张旭豪。去年接招采访他,满脸性冷淡风的样子,有一说一,仿佛多说一个字就会泄露国家机密。后来听人说,他接待创业者也是这样,有时一次5分钟就草草收场。

 

这与我认识的其他投资大佬很不一样。2010年收到任务去采访薛蛮子老师,我还纳闷,这个薛蛮子是谁?牛逼吗?带上摄影师就直奔东四环薛老师的家里。当时他正在见一波创业者,薛老师就像老奶奶数落孙子一样,挨个点评,严厉中透着慈祥。等我们采访结束,摄影师已经崇拜得五体投地,非要跟薛老师换名片,薛老师一把递给他半盒名片,大方地说:「拿去,都拿去!」那天也看见了薛师母,确实漂亮啊。

 

后来薛老师就成了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微博大V,我竟歪打正着,成了第一个正式采访他的商业记者,心想:这个薛老师真的这么牛逼吗?几年后,当我看到薛老师面对CCTV镜头谈笑风生的样子,不禁发自内心地给他竖起大拇指:真牛逼,没丢面儿。

 

很长一段时间内,薛老师都是和徐小平老师出双入对,直到他不能陪徐老师。认识徐老师的时候我还在创业家杂志,当时做一个某类民办大学的选题,不知哪位同事给了我一个他的手机号。电话接通,我表明来意,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徐老师就骂起来了:「骗子,全是骗子!TM的这帮兔崽子不知坑了多少孩子的钱!」当时「老师」还是一个特崇高的词儿,为人师表是必须的,怎么这位徐老师骂得这么义愤填膺?

 

2010年创业邦第一次评选年度天使投资人,我负责邀请徐老师,一听说评选天使投资人,他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就过来了。当天他的单口相声非常成功,但最终没能当选。送他出酒店大堂的时候,我特别不好意思,没想到徐老师还握着我的手说:「没关系方浩,明年我一定能当选!」后来听到灰太狼那句名言我就特别亲切。

 

转年世纪佳缘上市,徐老师如愿当选;再转年,聚美优品崛起,陈欧成了徐老师的升级版代言人。大概也是那个时候,真格基金成立了;成立那天红杉资本作为最大LP,沈南鹏同志亲自到场讲话。那天陈欧也去了,他还带了一位好朋友,时任世纪佳缘VP的刘惠璞。陈欧说他俩特别聊得来。过后没几天,刘惠璞就正式加盟聚美优品。合并同类项,沈南鹏再熟悉不过了。

 

去年年底,真格基金成立五周年的时候,徐老师有一个演讲,算是对过往五年做了一个总结和反思。徐老师说,虽然整体成绩不错,但也错过了很多优秀项目,比如美图秀秀、柔宇科技,就是觉得投天使轮的真格不应该投A轮项目,这样是不对滴。同时徐老师还谈到,「我们应该不断去追求最好的创业者,哪怕我们已经投资了竞品项目。」我一度怀疑,这是徐老师图省事,直接拿了2010年沈南鹏同志的内部讲话稿。

 

不好意思,有点跑题了,把朱啸虎同志晾一边去了。坊间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总是朱啸虎?如果说是运气,也不能好到每年都在风口下面乘凉;如果说是眼光,在中国投资圈最顶端的常委中,您说谁会比谁差?VC行业元老、IDG资本创始合伙人周全说过一句话,大致意思是,在早期投资行业,纪律性要比勇气更重要。

 

什么是纪律性?投早期的就是投早期的,投成长期的就是投成长期的,投PE的就是投PE的。过去几年,诞生了很多新基金,双创大潮火的时候,都给自己贴上了早期(天使)投资的标签;双创大潮一过,什么B轮、C轮、D轮,能抢进去就抢进去。与其说是投资,不如说是随份子。

 

一级市场的投资明明是一个手艺活儿,在中国硬生生地被改造成了规模化、批量化生产。大家都在拼命All in赛道,而不是车手。结果就是,一条赛道在还没有充分创新的前提下,就被AT整合了,这与拐卖未成年人有何区别?

 

所以,像朱啸虎同志这样的耿直Boy太少了。他投完拉手,还没让王兴等人认识他,自己就成了团购行业的全民公敌;投完滴滴,搞得好像快的、Uber跟他有世仇似的;投完ofo,连马化腾都不怕不怕啦。从来没听说,朱啸虎同志微博私信王兴、微信勾搭胡阿姨。专一就是纪律性,就不用上CCTV。

 

前两年,硅谷早期投资大神彼得•蒂尔因为一本《从0到1》成为中国创投圈的网红,但他的投资理念就像畅销书一样,很快就被遗忘的一干二净。彼得•蒂尔说,要投就投最牛的那个人,国内投资人说,没错,然后把一条赛道上的所有车手都投了,因为总有一款适合你。

 

但他们忘了彼得•蒂尔的那句名言:撒网式投资,然后祈祷,这种方法通常会全盘皆输。Facebook的回报是Founders Fund所有投资组合中表现最好的,比其他所有被投公司加起来还要多;Palantir是表现第二好的公司,带来的回报比剔除Facebook外所有公司加起来还要多。

 

但您知道吗?无论投Facebook还是投Palantir,作为一只非常早期的基金,Founders Fund都各自投了至少三轮。而很多国内独角兽的早期投资人,更愿意的是天使进入,等到B轮及之后开始从接盘侠那里套现,再去投更多数量的公司。一个是纵向跟仓,一个是横向扩张,做精还是做多,一目了然。

 

那年红杉年会,沈南鹏同志上台演讲,说红杉很早就投了今日头条。然后理工男张一鸣上台,说不是早期,B轮时你们看过但没投,直到C轮才投。但没关系,中国有哪家VC同时投过阿里、京东、今日头条呢?套用最近朋友圈那句名言:你看到的,都是想让你看到的。

 

不好意思,又跑题了。


接招,是由资深媒体人方浩创立的科技新媒体,旨在「深挖创业新贵,梳理行业趋势」。我们已经报道了近千家公司,其中95%的公司获得了新一轮投资;对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深度解读获得广泛传播。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jiezhaonews1



接招原创热文


《AT巨兽诞生记:掀桌、爆买、血洗赛道》


《他们关掉公司,全职炒房,赚的比创业多很多》


《朱啸虎VS王兴: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中国互联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姚劲波赢了江山,杨浩涌收了江湖》


《垂直电商的断层和张良伦的钻头》


《他连续做出了两款用户过亿的产品,秘诀竟然如此「反常识」》 


《特稿丨谁的雄安?》 


《估值超50亿,几乎没有融过资,色魔张大妈凭什么IPO?》


《另一个社交战场》


《市值3000亿美金的腾讯,在2001年赶上了第一个风口……》 


《穿越最长的一条赛道》

 

《王兴式宿命》


《我为什么不看好共享充电宝》


《张朝阳没有敌人》


《人民想念周鸿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