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大死!清华学生写笑话尖锐讽刺母校!现已被河蟹!

原文载于微信公众号“大师球不是球”推送文章“五道口技校作死笑话集”,现该文已被删除,作者另刊“读者来信来稿选登兼一条惊人的消息”一文说明删帖原因,疑指删帖因为施一公教授举报

PS:最新消息,第二篇推送也被删除

——————分割线:第一篇推送————————————————

1
一位同学在紫荆四楼排队,问队伍前面:
“同学您好,请问您是知乎网红吗?”
“不是。”
“那您的家人或者直系亲属有是知乎网红的吗?”
“没有。”
”那您有朋友是知乎网红吗?“
”没有。“
“那请您挪一下,您踩着我的脚了。”

2
一个博士生,一个本科生,一个附中学生约定要在周一见一面。本科生迟到了。
“抱歉,我周末晚上赶个DDL赶到了凌晨2点。”
“什么是DDL?”附中学生问。
“什么是周末?”博士生问 。

3
清华的一次大会上,主持人突然说:下面请认为骑自行车好的同志坐到会场的左边,认为骑电动车好的同志坐到会场右边。大部分人坐到了左边,少数人坐到右边,只有一个人还坐在中间不动。
主持人:这位同志,你到底认为自行车好还是电动车好?
回答:我认为自行车好,但是我的生活像电动车。
主持人慌张了起来:那请您赶快坐到主席台上。

4
——研究生还会涨补助吗?
——中科院的修正主义者说会涨,北大的教条主义者说不会涨,我们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涨,但有些院系不会涨。

5
“假设你在文图咖啡厅里,而一个陌生人坐到你的身边并开始唉声叹气,你该怎么做?”
“立即去阻止这种消极的负能量宣传。”

6
一个教育部代表团要访问一个生命学院的研究组,院里就预先教研究生要怎样回答代表团的提问。代表团来后问一个老博士你每年发几篇sci,老博士回答3篇;代表团又问他发了多少篇了,他回答有二十多篇了吧;代表团问:你发这么多文章准备干什么呢?老博士回答说:“我准备回家乡中学当生物老师。”

7
廖凯原教授到处作报告。一天,他去某研究生院,事先该研究生院负责人把研究生召集起来叮嘱:“在廖教授作完报告后要热烈鼓掌”。廖凯原作完报告后果然博得了长时间经久不息的掌声,非常得意。但他突然发现,有一个人没有鼓掌,廖顿时大发雷霆:“ 你为什么不鼓掌?”此人答曰:“我已经毕业了。”

8
施一公教授在向研究生们讲话:
“很快我们就能生活得更好!”
台下有人问:
“那我们怎么办?”

9
*河蟹*会。施一公教授发言:
“今天我们有两个问题要讨论。第一,我们要把所有的研究生补助降一半;第二,我们要把二校门涂成亮绿色。”
代表席中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
“为什么要涂成亮绿色?”
“很好,我就知道大家对第一个问题没有不同意见。”

10
施一公教授晚上去西操跑步,遇到一个高大的幽灵。他问:你怎么长得那么高大啊?幽灵说:我是建国后的幽灵。继续向前跑,遇到一个瘦小得多的幽灵。他问:你怎么长得那么小啊。幽灵说:我是国立清华大学时代的幽灵。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位,面容憔悴形似饿鬼。施一公教授急忙说:你一定是清朝时代的幽灵了!那人喝道:qnmd,我是刚做完实验回宿舍的!

11
施一公教授在办公室发现了老鼠。他向颜宁抱怨这事,她想了一会说:“你干嘛不在办公室立个牌子,上面写着‘生命科学学院’?这样一半老鼠会饿死,另一半则会跑掉。”

12
一位物理系博士生和一位生物系博士生在讨论谁是清华最厉害的导师。
“我投票赞成薛其坤教授,”物理系学生说,“他带领我们做出了诺贝尔奖级的成果!”
“那个没什么了不起!”生物系学生接着说,“我选择施一公教授,他尝试教我们不看paper也能发nature。”

13
在院系党组织生活会上准备研究两个问题:给院馆装饮水机和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在没有饮水机的情况下,直接研究第二个问题。

14
“能在美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吗?”
“可以。但是那样的话清华从哪儿引进新的faculty?”

15
贵系教授设计了一个程序,能够计算出清华与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在史宗恺老师的监督下,研究生输入了所有的信息,计算机开始计算。一天、两天,三天……最终计算机得出了结果并print出来:三千米。教授们十分震惊。肯定是算错了!他们重来了一次,还是这个数字!罗姆楼南的锅炉工突然懂了什么:“同志们,朋友们,数据没有错!史宗恺同志告诉过我们,每一年我们都在向世界一流大学迈进一步!”

16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有什么好处吗?”
“等我们成了世界一流大学,每个学生都能有两台最快的好电脑。”
“两台电脑有什么用呢?”
“当你用一台刷选课系统的时候,可以顺便用另一台工作。”

17
某日清华举行军训结训典礼,沿着东操跑道走来了化学系、环境学院、材料学院、生命学院的队伍,一个比一个辣鸡;队列末尾却是两个带键盘的学生。
看台上的史宗恺惊讶地问:“这两个人比生命学院还辣鸡!他们是什么人?”
保卫处说:“不是我的人。”
武装部说:“没见过他们。”
团委说:“他们是小五爷园的编辑……”

18
著名的物理学家柏波苏,还是在老清华时代毕业的,这次又回到了清华,他骑着自行车到二校门,下车看着周围的人:清华啊,我都不认识你了!
然后他一回头,自行车不见了:清华啊,我认出你来了!

19
一位同学把自己的电动车停在了工字厅门口。安保赶快跑来怒斥他:
”你疯了吗?这里是校长办公室!“
“没问题,“他回答到,”我的锁很结实。“

20
问:能光屁股坐在刺猬身上吗?
答:可以,但只是在三种情况下:刺猬的刺被剃掉;是别人的屁股;或者是在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1
一位博士在微博上抱怨道:“实验室压力真大啊,过得跟狗一样。”
结果被团委听到而遭喝茶。
博士辩解说:“我根本没讲是哪个实验室,你怎么可以随便约谈我呢?”
“你少骗人,”团委老师咆哮道,“我在这里工作二十多年了,哪一个实验室的压力大我会不知道吗?”

22
工字厅门前来了三个人*河蟹*抗议,彼此间谈起抗议的原因。
第一个人说:“我因为反对扩招留学生。”
第二个人说:“我因为支持扩招留学生。”
第三个人说:“我就是留学生。”

——————————分割线:第二条推送——————————————————————

没想到上一篇推送竟然一炮而红,感动!以下内容全部来自热心读者来信来稿,这些投稿来自于清华园内外活跃在各行各业的校友。感恩大家捧场,你们的理解和支持是我小继续写这篇的动力(鞠躬

1
一天一名老校友回校探访,不慎掉入荷塘,大声呼叫,无人理睬。老者只得大呼:”立足燕园,解放清华!”立即来了两个保安把他捞了起来。

2
环境学院副院长在博士生的陪同下检查某实验室。
在实验台下面,副院长发现了一盒打开了的移液枪枪头。他不满地问:这是谁的枪头?“
博士生看了看四周,欣喜的说:”看来谁的也不是,教授快捡起来吧!“

3
校园开放日,一位高中生的家长问学生志愿者:“学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靠艺术还是科学?”
志愿者说:“我也不清楚,但应该不是科学。”
“为什么?”
“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应该先拿小白鼠做实验。”

4
一位著名的学者应邀访问清华,副校长在欢迎会上介绍了清华人文素质教育的辉煌成果,带他参观了苏世民书院,观看了介绍“水木书榜”的展板,又观摩了一节文化素质教育讲座,观看了一次艺术团演出。然而这位学者似乎显得有些不高兴。副校长问:“发生了什么?”学者答道:“教授,这一切都很好,可是如果真的有人想提高人文素养,那该怎么办呢?”
5
一个清华人,一个北大人和一个复旦人谈论什么是世界上最刺激的事。
复旦人说,最刺激的就是十个人去开房,其中一间没有换洗床单,最后一个人生病了,九个人去看他。
北大人说,最刺激的就是十个人去吃海底捞,最后一个人食物中毒了,九个人去看他。
清华人说,最刺激就是十个人聚在一起讲作死段子,其中一个人是告密者,最后九个人受处分了,一个人去看望他们。

下面插播一条惊人的消息,就在我小写这条推送的同时,微信团队给我发来了这个:

冤枉啊!
施教授是广受社会尊敬的知名学者,他老人家的学术成果大家也是有目共睹,我小入学前后,都听说过许多施教授的事迹。所谓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几颗小黑子遮挡不了太阳的光芒。为了澄清昨天推送可能带来的所谓我对施教授有意见的这种误解,我决定用赞美一下施教授:

施一公教授到普林斯顿出差,在那里,他发了一条朋友圈:“我选择了世界一流大学。”这事发生后,清华马上召集了校务会议批评施一公教授,并要做出组织结论。在会议中间,施一公教授突然走进了会场!全场哑然。施一公教授说道:“我非常感兴趣,你们是怎样理解世界一流大学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