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良心!《权利的游戏》,一场艺术的游戏 |雜·讀


Winter is Coming.

凛冬将至。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海报


来源:UnderstandA其然

ID:understandaqiran


◆  ◆  ◆


大热的夏天还没过去,但我们这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而是,《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结束了。


虽说是虚构剧,可其中涵盖着超高的艺术成分

可供查证的艺术原型,不仅涵盖了小徽章、大城市,

甚至剧情故事、人物造型、画面构图

都和人文艺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次,我们就从艺术的角度来为你解读这部剧所参考的原型:


1

家族徽章 VS 达芬奇手稿

它的片头,是迄今为止见过最用心的:

短短90s的片头,25人的制作团队整整制作了半年时间,

加上前期策划到最终定稿画了两年时间。

为什么耗时如此漫长?


是因为,精工打造的家族徽章,要一个个手工设计、绘制、合成,

重要的几个家族徽章,还借鉴了达芬奇的机械设计。

家族徽章

达芬奇的机械设计

是不是越看越像?


2

君临城 VS 君士坦丁堡

片头中的君临城,故事的主要城市之一,原型是君士坦丁堡

从名称上看,君临?君士坦丁堡?似乎已经揭示了两者间的微妙关系;

从地理上看,君临和君士但丁堡都是处在海峡位置的城邦;

从城市版图上来看,更是像找到了参考答案:

《权力的游戏》剧照,红圈处为君临红堡与圣贝勒大教堂的位置

君士坦丁堡主堡与圣索菲亚大教堂的位置

是不是从地图版型上就能看出端倪?

已经走过七季的《权游》,每一季里作为场景的城市随着剧情推进演变,

片头里出现的城市也会发生细微的变化。

《权力的游戏》片头截图


3

“红色婚礼” VS 黑色晚餐

剧里的惊险片段,还参考了历史上著名的血腥案件:

《权力的游戏》红色婚礼 剧照

原本欢天喜地的宴会现场,突然就变成了血腥的战场?

这一幕,在1440年的时候真实发生过——

是不是似曾相识?

当时,年仅10岁的苏格兰国王,为了击败权倾朝野的氏族,主动对其求和示好,邀请16岁的道格拉斯伯爵到城堡参加晚宴——“鸿门宴”。

宴会结束的时候,国王的手下端出一只象征死亡的野牛头颅。

年轻伯爵才恍然意识到自己掉进了陷阱,而为时已晚,最后惨遭灭门。


4

北方之境 VS David Friderich Casper的画


片头的细节还未展开,故事开始的北方之境,又有了太多细节——

《权力的游戏》剧照

雾海上的漫游者,弗里德里希,约1818年

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 David Frederich Casper, c. 1818

是不是就像是从德国画家David Friderich Casper笔下出现的那样?

背对我们的男人,站在山峰极目眺望——突兀的悬崖为景,而真实的世界却面目模糊。

而被云遮蔽的世界,战火弥漫,前途未卜。

这和《权力的游戏》所要表达的内容正相契合。


5

布蕾妮 VS David Friderich Casper的画

看着《雾海上的漫游者》,也忍不住想起剧中非常受欢迎的一个女性角色,塔斯的布蕾妮:

塔斯的布蕾妮

虚化的背景,凌厉的装扮,

是不是感觉是上面的画转了个身?

给你看了正面?


而山峦之巅,虚化的背景自然也预言着未知的战斗——

对布蕾妮来说,她所秉持的信条就是,“活着,战斗,复仇。”


6

泰坦巨人 VS 罗德岛太阳神铜像

布拉佛斯(Braavos)是自由贸易城邦中最特殊也最强大的城邦,

而这个出口被一个巨大的雕像保护着——泰坦巨人。

它不仅是一个地标、灯塔,还是一个完美的防御堡垒。

它的原型,是罗德岛太阳神铜像:

双脚同样插在波涛海水之中,

同样手举火把,一身浩然正气。

它建造于公元前280年,是个超过30米的青铜像,曾矗立在希腊罗得岛港口。

现虽已不存,但它的形象和威武气质依然被用在形形色色的小说电影之中。


7

琼·雪诺复活 VS 耶稣复活

而令人欢喜的主角琼·雪诺的复活,

则可能借鉴了模仿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风格的耶稣复活画

《权力的游戏》剧照

菲利普·德·尚帕涅,死了的基督躺在他的长袍上

Philippe de Champaigne,Le Christ mort couché sur son linceul (avant 1654)

躺倒的姿势、白布缠绕的样式,都和400多年前的画类似,

而丰富的涵义赋予这一幕永恒的意味。


8

提利昂·兰尼斯特 VS 塞巴斯蒂安侏儒

而七季以来最受欢迎的角色,是一个“弑父”的侏儒:

提利昂·兰尼斯特(Tyrion Lannister)

双手叉腰、目光坚定,

像是委拉斯贵支笔下的那个有点滑稽的塞巴斯蒂安·德莫拉一样:

《宫廷侏儒》(又《塞巴斯蒂安·德莫拉肖像》),

委拉斯开兹,1644

在《权力的游戏》中,这样一句话偏偏让人玩味:

“所有的侏儒可能都是私生子,但不是所有的私生子一定是侏儒。”

话音落地,门方打开,提利昂·兰尼斯特站得笔直,

而影子颀长挺拔,像个真正的国王。


上面种种的艺术参考的佐证,是在只能成为不完整非体系考证的管中窥豹,

不胜枚举的精心细节,却是让我们如此执迷《权利的游戏》的原因。


而这也不得不让我们反思:

在如今大量海外剧的消失下架,是否也一并遏制了“精良制作”、“良心编剧”、“推敲细节”等等优良的影视剧制作传统,而只让速成的快消式作品留在市场。

充斥着情情爱爱、小打小闹、纸醉金迷的影视剧,纵然能在一时博人一笑,却无法经得起时间的推敲。

这个睁眼即见电子屏幕的时代,

若以剧为镜,依然可以正衣冠、知历史、辨美丑。


《权力的游戏》你看了吗?

  分享下你的观后心得吧!

策划团队:其然团队

撰文:褚洁、陈元

责编:陈元

版式:CY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关注雜書舘微信公众号,就能查询预约状态啦!

在雜書舘微信公众号菜单栏,点击“预约查询”,既可以进行预约,也可查询预约状态;

如果您需要更改预约,可以先在“查询及变更”中“查询—取消预约”,然后再重新预约哦!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更多往期推送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雜書舘

通过「BeePress|微信公众号文章采集」WordPress 插件生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